客户案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案例 >

神舟九号增加娱乐屏幕解航天员精神压力

发布时间:2020-12-08 16:19

  上海航天资深专家陶建中介绍,在太空微重力条件下,航天员驾驶飞船是根据“作用与反作用”的火箭原理,调节飞船的姿态和平移,调节轨道参数,使两个飞行器在同一个轨道上进行对接。

  仪表显示系统是载人飞行器特有的系统,就像是航天员的眼睛、耳朵。在“神舟七号”及以前几艘载人飞船中,仪表显示设备是小尺寸、单色显示屏。而神九和天宫一号则都使用了大尺寸、彩色液晶显示器。

  神九还增加了更为丰富的图形显示功能,以满足载人交会对接任务的需求。飞船全姿态图、航天员身体情况、载人交会对接页面等尽收眼底,航天员通过53幅页面,了解飞船各部分状况。

  这一新的显示界面,不仅能提高航天员执行任务效率,还将适当开发部分具有娱乐功能的界面,缓解航天员精神压力。

  在此次载人交会对接中,神舟九号飞船要频繁地变轨。为进一步保障航天员的生命安全,提升飞船自主运行的能力,飞船系统设计了在轨自主应急返回的救生方案。

  也就是说,一旦飞船与地面失去联系,地面指挥系统就无法为飞船计算准确的落点,飞船就将启动自主应急返回系统。届时,“智能管理员”仪表控制器应用软件将发挥作用,它可进行轨道预报,并通过神经网络计算落点的控制参数,寻找落点的优选方案,进而实现飞船的自主应急返回。

  这个系统的应用,提升了飞船及航天员自身的安全性,解决了飞船在地面测控通信网外无法进行自主应急返回的技术难题。

  在神九的舱内大底区,也就是航天员座椅下面,安装了舱载医监设备,这是航天员生理信息测量系统的数据处理中心,相当于航天员的“临床护士”。这位“护士”携带了“听诊器”——CAN通讯系统,可对各个航天员的心电、呼吸、血压、体温四项生理健康指标信号进行实时接收,再通过总线传输至仪表系统显示,实施飞行期间对航天员的医学监督与医学保障。

  航天员医监医保研究室主任李勇枝介绍,神九还配备了三类药箱:航天药箱负责飞船和组合体在轨飞行时航天员疾病防治的用药保障;航天小药包是航天员在返回舱(不能进入轨道舱)时的用药保障,能够满足3名航天员1天的用药;个人急救小药包用于航天员在着陆后的疾病防治。

  长征二号F火箭有两个专属指标:0.97和0.997,分别指火箭的可靠性和安全性,在我国所有火箭型号中最高。

  长2F火箭总设计师荆木春介绍,发射100发火箭成功了97发,发射的成功率就是97%。但对于只发射9次且没有失败记录的长2F火箭来说,0.97其实是设计值。

  目前,国内外火箭的可靠性指标最高都在0.97左右。“要想提高一点点可靠性,火箭需要的验证时间、资金和人力投入都可能呈指数性增长。”荆木春说。

  在火箭出现故障时保障航天员安全返回的条件概率,就是安全性指标,0.997这一标准意味着,粗略地说,如果火箭发射1000次失败30次的线次能将航天员救回。

  荆木春提到,因为有概率问题,连续成功的次数越多,就会越怕后面出问题,“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尽量降低失败的概率,保证每一发火箭准备好了之后,信心都是百分之百”。

  逃逸塔位于飞船顶部,塔高8米,从远处看好似火箭上的避雷针。一旦火箭发生意外情况,它可迅速启动,帮助航天员逃离危险区,被称为航天员的“护身符”。

  火箭在点火升空后的120秒内,即高度位于约0至39千米范围内,一旦发生意外情况,逃逸系统的主发动机将点火工作,能在3秒钟内把飞船“拽”到1500米开外,帮助航天员瞬间逃生。

  当逃逸塔被抛离,但星箭尚未分离时,再有危险就得靠高空逃逸发动机了。在火箭发射后120秒至200秒内,即高度在39至110千米范围内,倘若再遇不测,4台高空逃逸发动机将同时点火工作,带航天员脱离险境。

  在执行逃逸任务时,航天员同样也有“双保险”,除地面自动启动逃逸模式外,航天员也可手动启动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上一篇:足球直播大岛优子首次出演月九日剧 压力过大紧张

下一篇:吉林森工22日复牌 拟剥离人造板业务